“台湾旅行法”刚生效,高雄市长就去了美国……

金沙娱乐场

2018-08-21

“台湾旅行法”刚生效,高雄市长就去了美国……

据悉,本次签约的43个项目中,以建材建工、交通、汽车三大行业的国内500强知名企业投资项目为主,签约企业涵盖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等多种性质。

“台湾旅行法”刚生效,高雄市长就去了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所谓的“台湾旅行法”,这部鼓吹“台美各阶层官员互访”的法案随即于当日生效。据台媒消息,高雄市长陈菊18日抵达纽约,开启其访美行程,因此前陈菊被传将接任台当局“总统府”秘书长一职,此次访美又恰逢“台湾旅行法”刚刚生效,因此陈菊此行,引发岛内外各界关注。

陈菊参观曼哈顿高线公园据台湾绿媒消息,陈菊18日在参观曼哈顿高线公园时接受记者采访,她声称,“过去台湾高阶官员没办法来美国访问,如果今天‘台湾旅行法’,双方官员可以互相访问,对台美关系未来更加友善,更多相互的理解、合作等等,对台美关系是很重要的一大步。

”据报道,此次陈菊还有一项重要行程,即20日参加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举办的以“我的4000天与40年:台湾的民主之路”为主题的会议,届时陈菊将发表演说。对此,陈菊称,“治理一个城市4000天,这是我生命的一个经验,用这个主题,作为在CSIS的演讲。”据悉,陈菊此行将与美国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美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等美方官员见面。台湾“联合新闻网”对此报道称,据熟悉台美关系的人士称,一般而言,台湾的市长访美不是问题,但除非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参选人等具特殊身份的政治人物,否则不大会安排与美资深官员见面的行程,陈菊算是特例;该人士还称,访美可能是美方邀请,尽管时间点落在“台湾旅行法”刚生效之后,却和该法的通过、台美官员互访没有直接关系。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9日报道,有关消息人士称,特朗普通过“台湾旅行法”大玩两手策略,美国政府大门不可能一下子全开,让陈菊直接进政府机关见官员,但可能会安排官府外的“巧遇”,并测试中国大陆的反应。对于所谓的“台湾旅行法”最终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已回应表示:我们对美方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表示坚决反对,并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正如中方多次指出的,该案有关条款尽管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了严重错误信号。(环球网)相关阅读:“台湾旅行法”戏耍台湾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右)。白宫发布声明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于美国时间16日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TaiwanTravelAct,,又译“台湾旅行法案”)。原本特朗普即使不签署该法案,按照美国相关立法程序规定,法案在送交国会10日后,如果特朗普未动用否决权,法案也将于美东时间16日自动生效。外界原预计白宫可能会以此不动声色的方式让其生效,没想到特朗普最终是以总统签署的方式让该法案生效,这更显示出特朗普未来有意提升美台关系、对华政策更趋强硬的立场。法案宣示美对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此次“与台湾交往法案”不是国会过去通过的没有立法作用的“决议案”,而是级别上和“与台湾关系法”相当的法案,法案是美国国会各项议案中法律层级最高者,其“政策声明”部分一旦生效,对行政部门具有法律约束力。所以“与台湾交往法案”可以说是美台“断交”以来,继“与台湾关系法”后政治象征意义和实质意义最高的一项法案,将严重冲击中美关系的基础和台海和平的基础。法案做出3点具有法律效力的“政策声明”:其一,允许美国政府所有级别官员,包括内阁级的国安官员、将官和其他行政部门官员访台并与其对口官员会面;其二,允许“台湾高阶官员”享受“礼遇”入境美国,并进入华盛顿与包括国务院与国防部官员在内的美官员会面;其三,鼓励台“驻美代表处”等在美机构在美开展活动,并允许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参加。自1979年“美台断交”以来,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外事部门负责人、防务部门负责人至今都无法“访问”华盛顿,而美国派官员赴台,也会避开敏感的军事防务部门,多以商务、教育部门之间的交流为主。“与台湾交往法案”就是对这种“受限的”高层级官员“互访”进行全面解禁。法案正式生效后,无论行政部门未来如何解读和执行,其立法进程和签署生效本身皆是宣示美国对华政策的政治前提出现重大调整,明显体现要求美国政府以“官方”乃至“国与国”的定位处理美台关系的立场,严重背离了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极易引发中美关系和台海局势出现难以预知的动荡。美公开加速提升美台“实质关系”法案为美台领导人和高层互访松绑,体现巨大“象征意义”。台湾目前显然还没有能力承载美国领导人访问,但该法案的意图显然是希望首先促成台湾地区领导人以正式身份“访美”。2001年,美国国务院公布的对台交往相关细则,设有六项禁令,其中就包括“办公室主任以上的国防部和国务院官员不得以官方身份前往台湾”一条。而参与提出“与台湾交往法案”草案的美国众议员夏伯特(SteveChabot)则就此公开叫嚣,美国自我设限“美台”高层官员“互访”是“侮辱”,不允许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副领导人、涉外部门以及防务部门负责人“访问”华盛顿更加“荒谬”,美国有支持台湾地区的“法律与道德责任”。除了高层互访所代表的“政治象征意义”,全面取消美台双方交流的层级和范围的限制,将加速推动双方在防务和商业领域加强合作。通过更高层级的“官员互访”,可以有效沟通彼此关切的问题,更快推进美台军事合作和扩大对台军售规模,近日,台防务部门负责人就透露已向美方提出购买F-35,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今也表示支持持续且有规律的对台军售。此外,“美台贸易投资框架协议”(TIFA)和“双边自贸协定”(FTA)谈判、“双向免签和快速通关”的深化等都是可能方向,美台“实质关系”将进一步提升。“台湾牌”成为美针对中国的重要战略工具特朗普在1月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再次称中国为“对手”。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月6日在众议院作证时也表示,中国和俄罗斯都是美国的长期首要战略竞争对手。去年以来,美国两党将中国视为所谓“威胁”的态度不断抬头,包括认为中国对西方模式产生冲击,因此更迫切地希望通过炒作台湾议题来制衡中国,台湾作为美国“民主桥头堡”和“战略前沿”的角色就更加凸显。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手中又多了一张牌可以打,这可以给他在处理中美关系时扩大多议题联动中的交易空间,以换取自己期望的利益提供更多筹码。可以预见,未来“台湾牌”将成为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讨价还价、围堵乃至遏制中国崛起的最重要的一张牌。台湾未蒙其利反受其害法案第一原则仍然是以美国自身利益优先,也就是说,“与台湾交往法案”生效并非美国真“挺台”,而是美国强行将台湾纳入其对华政策,将其作为一枚棋子。如果未来美国的行政部门真的对台湾进行高层访问,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履行国会立法,而是借台湾问题之势向中方要价。美国不断通过诸如“与台湾交往法案”、“军舰互泊”条款等严重挑战“一中”红线的所谓“亲台”法案,其实是在“戏耍台湾,挑衅中国”。台湾在其中完全处于被动位置,美国一旦依据法案做出一些实质性举动,台湾不仅没有丝毫反应与应对空间,还将被推入危局之中,台湾也必将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任冬梅,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